欧亚国际

此种族的男性被欧洲人祖先吃光,女人被霸占,连一个后代也没留下_智人

原标题:此种族的男性被欧洲人祖先吃光,女人被霸占,连一个后代也没留下

尼安德克人,也被称为穴居人。在4~20万年前,他们曾是欧洲的主宰,足迹遍布大陆的各处。从严格意义上来说,他们不是我们今天所定义的人类。现在生存的所有人类全都是智人,而他们是直立人。

从面貌特征看,尼安德克人与人类有显著区别,他们矮小粗壮、眉骨高耸,嘴巴特别大,他们的样子并不符合人类的审美观。

尼安德克人的智商略低于人类,但是他们也懂得用火,知道使用石器。他们会将岩石磨得十分锋利,制造出一杆杆长矛。利用火与长矛,尼安德克人成为最勇猛的猎手,就连凶猛的猛犸象都不是他们的对手。他们会用火惊吓猛犸象,将它们驱赶到悬崖,然后用长矛逼迫大象掉下山崖。大象死后,尼安德克人就可以享受一顿饕餮盛宴。

尼安德克人非常顽强,他们利用自己的勇气和智慧熬过了漫长而寒冷的冰川纪,用惊人的毅力生活在冰天雪地之中,种群也越来越繁盛。如果不是欧洲人祖先的到来,尼安德克人恐怕也创造文明,但和我们人类的发展方向可能不大一样。

但是令人悲哀的是,欧洲人的祖先,也是我们的祖先——智人如潮水一般涌入欧洲,彻底改变了这个世界的生态。智人可谓是卓绝的物种灭绝大师,在我们的祖先手上,至少有178种大型动物被灭绝,“罪行”可谓是罄竹难书。智人虽然不如尼安德克人强壮,但是比他们要稍微聪明一点,人数要多一点。此外,智人还有尼安德克人所没有的一种优势——语言。

研究结果表明,尼人声道像猩猩和婴儿一样,是单道共鸣系统,只能通过改变口腔的形状来改变声音,发音能力十分有限。没有像人类那样发达的语言能力。语言是思维的图像,人类通过对概念的固定,可以通过联想,引出更多的思维画面,通过比较,因果,假设推理达到对事物的更深刻的理解。语言的本质是声音和概念的联系,声音引导着思考,我们的大脑里每时每刻都反映着语音,大脑一刻不停地在思考,因此,只要有思考,就有语音。

有了语言,智人就有比尼安德克人更好的社会组织。相比于智人,尼安德克人就是一盘散沙,最终被组织严密的智人各个击破。就像组织松散的美洲原住民,被少数白人殖民者各个击破一样。

尼安德克人的毁灭是惨烈的。在冰川纪,食物相当匮乏,尼安德克人不仅是欧洲智人捕猎的对手,其本身也是被捕猎的对象。在当时的世界上,智人和尼安德克人不可能共存。

2009年,人类学科学期刊进行的一项调查研究中,科学家对在法国西南部莱斯·罗伊斯地区发现的尼安德特人颚骨进行了分析,骨骼上残留的刀痕类似于石器时代的人类屠杀鹿和其它动物的方式。据称,尼安德特人的肉体被现代人类直接食用,而他们的牙齿被串成项链。

当然许多被吃掉的尼安德克人都是男人,而他们的女人却被智人男性所霸占,成了他们繁衍后代的工具。实际上,智人也经常对自己的同类这样做。然而智人还是失算了

原来,尼安德克人虽然和智人相似,但区别也很大,就像是马和驴一样,有生殖隔离。就算生出了孩子,也会像骡子一样没有生育能力,就这样尼安德克人连一个后代也不可能留下。3万年前,尼安德克人彻底灭绝,这个曾经繁盛的种族变成了化石,成为“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”这个残酷现实的证明。

当然尼安德克人不是智人大迁徙唯一的牺牲品,在中国,我们熟知的北京人也被我们的智人祖先所灭绝。

任何种族的发展历史都是血淋淋,对于物种的繁衍来说更是如此。我们智人之所以能够统治世界,走过的路都是用鲜血和尸骨铺成的。返回首页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
为您推荐